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480章 论功行赏
    德军少校的电文发出后不久,就被东南方面军的情报部门截获了。参谋长扎哈罗夫少将拿着电文,来向叶廖缅科和赫鲁晓夫报告说:“司令员、军事委员同志,我们刚截获了德军的一份电文,我觉得有点意思,特地拿来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“一份比较有意思的电文?”赫鲁晓夫听到扎哈罗夫这么说,起身从他的手里接过电文,然后笑着对叶廖缅科说:“司令员同志,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份电文吧。”

    “赫鲁晓夫同志,”叶廖缅科望着赫鲁晓夫说道:“快点念来听听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赫鲁晓夫点了点头,开始念手里的电文:“经过仔细勘察,在距离村庄约两公里的地方,发现了一处可能是俄国人架设火箭炮的位置,团部和警卫部队的全军覆灭,可能是遭到了来自此处的火箭弹袭击……”

    念完电报上的内容后,赫鲁晓夫把电报放在了桌上,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记得半个月前,雅科夫曾渡河去过马马耶夫岗,他所押送的军火,应该就是这种新式火箭弹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曾经和乌斯季诺夫同志联系过,从他那里得知,雅科夫押送的军火,就是这种新式火箭弹。”叶廖缅科回答说:“据说火箭弹还是索科夫中校提出的设计,军工部门予以研制的,据说威力不弱于喀秋莎火箭炮所用的那种火箭弹。”

    听叶廖缅科提到了索科夫,赫鲁晓夫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小米沙前段时间在战斗中负伤了,由集团军副参谋长维特科夫上校接替他指挥。这段时间德军对马马耶夫岗的进攻,虽然都被粉碎了,但步兵旅的伤亡远远大于前期。照这样打下去,我觉得最多再过一个星期,他们就要被撤销建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。”对于赫鲁晓夫的这种说法,叶廖缅科表示了赞同:“以前索科夫中校担任旅长时,不管敌人的进攻有多么凶猛,他总是可以用最小的代价,取得最大的战果。自从维特科夫接替了他的指挥后,部队的伤亡就直线上升,我想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,可能是因为两人所采用的战术不同吧。”

    “参谋长同志,”赫鲁晓夫扭头问扎哈罗夫:“给第62集团军司令部打个电话,问问崔可夫,火箭弹袭击德军指挥部一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?让他给我们一个消息的报告,以便对参与战斗的指战员予以表彰和嘉奖。”

    扎哈罗夫等赫鲁晓夫说完后,用手一指摆在桌上的电话:“我可以用这部电话吗?”在得到允许后,他走到了桌边,正要拿起那部高频电话的话筒时,电话铃声却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,他连忙拿起话筒:“我是扎哈罗夫参谋长……您好,总参谋长同志,请您有什么指示?……什么,更改部队的番号?……明白了,我会把大本营的命令,向司令员和军事委员转达的。再见!”

    扎哈罗夫放下电话后,向叶廖缅科和赫鲁晓夫报告:“司令员、军事委员同志,刚刚接到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将军的电话,说鉴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和东南方面军兵力大增,其防御地带太长,从1942年9月28日开始,将原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改称顿河方面军,原东南方面军改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,原有的指挥机构不做任何变动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,怎么在这种时候更改部队的番号。”叶廖缅科小声地嘀咕一句后,吩咐扎哈罗夫:“参谋长,你给第62集团军司令部打电话时,把改番号的事情,也顺便通知崔可夫。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之后,扎哈罗夫对着话筒说道:“你好,崔可夫将军,我是方面军参谋长扎哈罗夫。我给你打电话,要说的是两件事。第一,根据最高统帅部的命令,从9月28日开始,我们方面军的番号,由原来的‘东南方面军’更改为‘斯大林格勒方面军’;而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‘斯大林格勒方面军’改名为‘顿河方面军’。原有的指挥机构不做任何变动。”

    以“斯大林格勒方面军”命名的部队,部署在远离城市的地域;而坚守斯大林格勒的部队,头上却盯着一个莫名其妙的“东南方面军”的番号,让城内的各级指挥员都感到有些不伦不类,此刻听说部队的番号,将正式更改为“斯大林格勒方面军”,崔可夫不禁喜出望外:“太好了,参谋长同志,这真是太好了。这么一改番号,我们这支坚守斯大林格勒的部队,才算是真正的名副其实。”

    崔可夫高兴了片刻,忽然想起扎哈罗夫说给自己打电话,是为了两件事,连忙又问道:“对了,参谋长同志,您不是说两件事要宣布吗?还有一件事呢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崔可夫将军,我们截获了一份情报,说昨晚德军的一个团部,疑似遭到了我军的火箭炮袭击,团级指挥官和警卫部队被全歼。”扎哈罗夫对着话筒说道:“我想问问,是哪支部队执行的偷袭任务?”

    消灭德军指挥部的行动,索科夫觉得算不了什么大事,因此不管在行动前,还是行动结束后,都没有向集团军司令部报告,以至于崔可夫听到扎哈罗夫的这个问题后,居然是无言以对。他用手捂住话筒,对旁边的克雷洛夫说:“参谋长,扎哈罗夫将军告诉我,我们昨晚有支部队在夜袭中,消灭了德军的一个团部,你抓紧时间查一下,是哪支部队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司令员同志,”听到崔可夫的这道命令,克雷洛夫有些为难地说:“我们所属的部队番号繁多,一时间根本没有查找。不知道方面军司令部有没有更详细一点的线索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他还说了一个细节,德军的团部是被火箭炮消灭的。”崔可夫催促克雷洛夫说:“你快点去查查,战果是哪支部队取得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了,司令员同志。”听崔可夫提到了火箭炮,克雷洛夫连忙回答说:“虽说我们在河堤上隐蔽了一个火箭炮营,但是他们不可能在夜间开火。唯一能使用火箭弹攻击敌人团部的部队,就只能是驻扎在马马耶夫岗的步兵第73旅。您别忘记了,前段时间,雅科夫少校给他们送去了一批新式的火箭弹,用来实施偷袭作战,是最合适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听克雷洛夫这么一说,崔可夫也意识到德军的团部有可能是被索科夫的部队消灭的,连忙松开了捂住话筒的手:“参谋长同志,可能是索科夫中校的步兵第73旅干的,他们装备有我军新研制出来的新式火箭弹,可以在多种环境下进行发射。”

    扎哈罗夫得知消灭德军团部的部队,有可能是索科夫的步兵旅时,便小声地对叶廖缅科和赫鲁晓夫说:“崔可夫将军说,可能是索科夫中校的步兵第73旅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立即交一份详细的报告上来,”叶廖缅科对扎哈罗夫说:“我们要对执行这次任务的战士予以表彰。”

    “崔可夫将军,司令员同志命令,让你们尽快交一份详细的报告上来,”扎哈罗夫对着话筒说道:“他打算对执行这次任务的战士进行表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们会尽快上交报告的。”崔可夫结束和扎哈罗夫的通话后,原本想让克雷洛夫通知索科夫写报告的,谁知见对方正忙着接电话,便决定自己给索科夫打电话。

    果里亚大尉他们在夜间用火箭弹攻击德军指挥部,究竟战果如何,由于他们无法接近观察,从而无法知晓。因此索科夫只能让报务员给敌后的侦察小组发报,让他们在天明之后,去坚持攻击的效果。

    侦察兵的电报刚发回来,索科夫还没来得及看,就接到了崔可夫的电话。崔可夫听到索科夫的声音后,直截了当地问:“索科夫中校,昨晚你是不是派人到敌后执行任务去了?”

    索科夫一边看手里的电报,一边回答说:“是的,司令员同志,我昨晚派果里亚大尉带人化装成德国人,深入到敌后,去消灭敌人的一个团级指挥所。”

    崔可夫打电话之前,心里还有点担心自己的判断错误,此刻听到索科夫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派了部队到敌后,连忙追问道:“战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根据侦察兵的报告,”索科夫的目光盯着电报,回答说:“遭受我们袭击的那个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,敌人的团部和越两百人的警卫部队,都被我们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听说索科夫的部队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战果,崔可夫不禁喜出望外:“你们真的消灭了德军的一个团部?”

    从崔可夫问话的口吻,索科夫猜到对方可能是通过什么途径,了解到这次的行动,便忍不住看了一眼西多林,心想他和司令员的关系不错,没准是他私下报告的。但西多林见索科夫将目光投向自己,却连忙摇了摇头,表示并不是自己报告的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司令员同志。”索科夫见西多林不像说谎的样子,便知道崔可夫对昨晚的战斗知之不详,赶紧向他详细地介绍了一下情况,最后说道:“司令员同志,可惜我们手里的火箭弹太少了,假如再多一点,我就可以派人去袭击更多的德军目标,彻底打乱他们的进攻节奏。”

    “索科夫中校,不要着急,我相信新的一批火箭弹,要不了多久就能送到马马耶夫岗,到时你们就能取得更大的战果。”崔可夫笑呵呵地说:“刚刚方面军参谋长扎哈罗夫将军给我打电话,说方面军司令部打算表彰参加这次行动的同志,你立即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交上来,我们要为这些战士请功。”

    听到崔可夫这么说,索科夫的心里总算明白对方是通过什么途径,来了解这次战斗的。他赶紧回答说:“是,司令员同志,我会尽快向您提交详细的报告。”

    报告交上去后,上级的反应也很快。当天晚上,方面军司令部就命人将六枚勋章送到了马马耶夫岗,以表彰果里亚他们所取得的巨大战果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