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196 妖胆结心
    “驱邪草?”

    李流湘没能认出出现的人是谁,但是也认出了这是个女孩子。而且她很熟悉对方手中的那东西。

    驱邪草,曾经人族依靠邪道魔族崛起时,鬼神就曾用过这玩意。传说这玩意本不属于这片苍穹之下,这东西来自太虚。是某位传说中的,也不知真存在还是假存在过的神鬼跨越了苍穹,去到太虚里面寻来的。

    神鬼!那是神。也就是武道境界之中,凌驾于玄意之上的谛神。

    真谛之神。

    驱邪草不断的散发着强大的力量,那些疯狂涌来的邪物逐渐的出现了恐惧。只要是被驱邪草掠到,那些邪物便会消失一块下去,只要被掠到两三道,基本都玩完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邪物的流动稳定了下来。虽然还有成批成批的邪物围在不远处等待着机会,可是它们却再不敢进行试探。

    那女孩的周围,到处都是不停消弭的邪物黑烟,可怕的场景宛若修罗地狱一般,而那女孩就是最强大的修罗主宰。

    女孩回过头来…

    是舐兰。

    她看着韩信,隐约能觉察到那一缕微弱的生机。他还没死,可她不知道怎么救。她看不见李流湘,也无法得知秘境之灵的存在,所以她以自己的弱小身躯,吃力的将韩信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面得分心用驱邪草开路,一面还不停的和韩信絮絮叨叨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岐山呐,可真是不安宁。我才来多久,就是这样那样的事情不断,若你能活下来,没十只八只烤全羊,这事可完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耗去了几个小时,终于将韩信拖到了自己平日栖身的山洞内。在岐山开始乱之前,她就从客房搬了出来,作为医者在山林里采药,偶尔才会回去拿药草换些补给。

    可是前几天开始不知为何,这山林里的妖鬼邪物莫名其妙就多了起来。他跑回岐山门派内,发现了宗门内的大变,于是又躲进了林中。她是韩信带回来的,韩信这一脉玩完了,她自然会遭到连带诛杀。

    好在她有珍贵的驱邪草,至少那些不算强大的邪物是近不了她身的。至于妖怪和鬼神…她离开兰医斋的时候带了许多阴毒和妖毒防身。用妖毒对付鬼神,用阴毒对付妖怪,许多在外行走的医者都是这样防身的。威力有限,但对付兵鬼和妖兵之下的,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若是运气不好碰上兵鬼、妖兵、阴兵之流,那只能自求多福了。许多江湖人碰上这些东西也难逃一死,何况他们这些没有武功的医者。

    舐兰将韩信平躺放在地上,趁着刚刚亮起的天光检查着韩信的伤势。然后大吃一惊,这样韩信都还能维持住一缕生机吗?

    心脏碎了,大动脉被彻底切断,整个胸骨给斩的四分五裂,腹部之内的肠子、胃等器官几乎都被划成了两半,就连韩信背后的脊骨都被伤及。这样的伤势,无论是哪一处都是致命的,早该死了才是。可是韩信还活着,而且还逃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有些吃惊,甚至有些恐惧。对于未知之物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看向了韩信一直死死紧抓着的剑。她记得,老斋主的魂灵钻到斋主身上后,对自己说过。韩信的剑乃是鬼兵。难道是这把剑将韩信拖到了这里,并且吊住了韩信的最后一丝生机的吗?

    她到底不是江湖人,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还不是很能理解,但她可以确定的是,这件事必然和这把剑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既然最后的一缕生机还在,那么她身为医者就有机会,就有可能救回韩信。于是她动手了。

    先是将自己长期准备下来的药材取出,配比调和,然后弄成了一条条丝线。这丝线是一些特殊的材料所致,能和体内的肉合为一体,主要原料是血星草。因此这玩意缝合回去之后完全不需要考虑拆线的问题,加上又不会消化的太快……

    她着手缝合韩信的肠子、胃和肾脏。

    虽然不确定这样的缝合有没有作用,但是她在缝合完毕之后都弄上了一些活性化的药材。只要这些器官还没有死去,那么就肯定能被激活,至于这份激发出来的活性能不能坚持到韩信的伤口愈合,那就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用药材修复骨伤,用线缝合伤口。至于其他,她的医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。若是斋主和老斋主在肯定能做得更多,她的学习还不够。

    眼看着一切都完成了,可是最后的问题却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心脏!

    动脉和肠子可以缝合,腹部器官也可以缝合,断骨可以捆绑固定,可是心脏呢?

    韩信的心脏是彻底被搅碎了,此刻干涸的胸膛里只剩下那么一小块心脏碎片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她不可能凭空给韩信制出一个心脏来。

    斋主可以,她曾见过斋主给人制作心脏并进行替换,可是她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流湘开口说话了,她的声音舐兰是听不见的,她是对秘境之灵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多久才能恢复也未知,我知道有一个法子可以给韩信一个全新的心脏,但是需要你的帮助。”李流湘看着韩信的腹部,她不清楚秘境之灵藏在韩信体内的哪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秘境之灵缓缓说道。“如此可以节省时间,也可以降低之后的风险。待得心脏弄出来,我花些力气将这身躯重新激活,韩信身体的自愈能力就会开始运作,这很好。”

    李流湘点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,你要怎么做呢?”秘境之灵问道。

    李流湘指了指韩信的脊椎,然后说道:“你记得那虺妖吗?……韩信杀了虺妖,吃了一部分妖胆,那玩意太过霸道,韩信一直没能用上。那妖胆存在脊椎,我想用那妖胆,然后以我的鬼神之力献祭,给他弄一枚鬼神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行的。”李流湘肯定的说道。“我曾在阴世看见一位阴将这么做过,它就是给自己做了一颗鬼神的心脏。那法子也不难,只是需要鬼神自愿献祭鬼神之力。”

    秘境之灵稍稍沉默。

    “只是鬼神之力那么简单?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