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见发财
    “我可以相信,你把孙乾弄成这个样子,或许真的只是博人眼球,讨些赏钱,不过,其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周北平盯着长风的眼睛,声音显得很平静,却让这个长风眼神一闪,微微有些变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长风却突然笑了起来,一下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意思,你应该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当鬼差的时候,是不是也会像现在这样,把一些人的魂魄封禁起来?”

    “你当鬼差的时间也不短吧,这么久的时间,封了多少魂,然后,你又会把这些枉死之人的魂魄,奉献给谁呢?我有点好奇。”

    随着周北平话语渐落,这个叫做长风的曾经的鬼差,笑容却是一点一点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好了,没什么事的话,那你就早点滚吧,这只鬼你想带走,那就带走。”

    长风深深看了周北平一眼,随后直接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走?这样你就想走了?”

    周北平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杀了人,还把魂魄封印在这样一张熊皮下,博人眼球,获取暴利。

    暴利,是的,这就是暴利。

    一首五言绝句,总共二十个字。

    七言绝句的话,总共二十八个字。

    就这么抄写个二三十个字,却收一百块钱。

    一个字就五块钱呐,如唐三、辰东等大神也不过如此啊,至于一些扑街若是知道这个事,更恐怕早就哭晕在厕所。

    做了这些事情,然后现在施施然的就想离开了?

    呵,想得的确挺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,那可能吗?

    “我劝你,不该你管的事情,最好别掺和,对你不一定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长风背对着他,但纵然如此,周北平也能看到,前者脸庞上,那一丝阴沉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不打算说什么了,正好,我也没多少兴趣听,只不过你做过的事情,难道不打算负点责吗?”

    “孙乾本不应该死的,是你杀了他,一条人命在这里,你认为我有可能就这样当做没看到就走了?”

    是的,周北平根本就不相信这个长风只是因为生活穷困,才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这杀人祭鬼自古有之,现在为什么就可能没有?

    这个长风不愿意多说什么,正好周北平也懒得听他说。

    他只做好他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报警吗?可你认为警察会信你吗?这个孙乾是病死的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这个长风也显得有些不耐起来。

    报警?

    周北平当然没有这般的愚蠢。

    也没有那般闲功夫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曾经是鬼差,而且干的事情,也跟阴间有关,那就去城隍爷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周北平打算把这家伙交给城隍爷,至于怎么处置,那显然就是城隍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城隍爷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三个字,这个长风的面色,这也才终于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真打算这样做?”

    长风微微侧头,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周北平嘴角勾笑。

    按住前者肩膀的大手,法力涌荡。

    这个叫做长风的鬼差,虽然是鬼差,但说起来,这不过就是阴司职位最低的存在,相当于阳界的小警察罢了。

    最多也就会点这样的不入流的小法术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了,周北平其实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他可有着系统大佬这个bug,所以要拿下这个长风,当然也不过是举手而为的事情罢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真打算这样做?”

    淡淡的声音,让周北平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到底要问几遍?

    可很快,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声音,貌似是从后面的门口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一皱眉,一偏头。

    一顶白色的大高帽,出现在了周北平的眼帘。

    纤瘦的俏脸,高挑的身材,一袭古装白衣,将那本就毫无血色的皮肤,衬托的更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白无常?”

    周北平一惊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装扮,还看不出来什么的话,那白色高帽上所书的“一见发财”,这个女子的身份,便显然应该是再无疑问了。

    传说白无常很有意思,如果你在晚上看见这老哥,你可以用砖头砸他,而他也会还击。

    你扔多少砖头过去他就扔多少回来,但是他扔过来的是——金砖、金银珠宝!

    等砸光了就会羞愧而逃,而对方就可以把财宝捡走,自然“一见发财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是指阳寿未尽之人,如果阳寿尽了,人家锁魂链把你一套,就跟着去地府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传说中,这白无常应该是个男的啊,可这貌似是个妹子啊。

    嗯,而且长的似乎还挺不错。

    “周北平对吧,老黑给我提过你,挺有意思的一个新任鬼差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露出一丝笑容,俏丽的完全不像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无常,倒像是个邻家大姐姐。

    周北平当然不会小看将这位大名鼎鼎的白无常,他能够感觉得到,从对方身上,传来的那种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老黑都有千年道行,作为与其齐名的白无常,又怎么可能差到哪儿去?

    “这个长风当初是我推荐的,他现在犯了错,理应由我禀报给城隍大人,所以,这件事情,就不劳你操心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无常巧笑倩兮。

    周北平却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。

    这个叫长风的大汉,不仅曾经真的是鬼差,而且还是白无常给推荐的,可怎么又被撤掉了?

    有白无常这个靠山,只要不犯什么大错,这有点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另外,白无常后面虽然说的客气,但意思很明显,也是让周北平不要插手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她到底会不会将这个事情禀报给城隍爷,那就完全是她说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无常大人都这样说了,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只是这个孙乾与我有旧,被无常大人的人害死,要我现在离开,当做什么都没看到,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周北平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不识时务的人,白无常要对付他,可能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但正如他所说的,孙乾跟他也算认识,一条活生生的性命,这样说没就没了,有没有考虑人家家人的感受?

    至少,如果周北平真的就这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走了,他的良心也会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在假设一下,这一次被害死的是孙乾,如果还有下次,死的是苏眉,是王小胖,他也这样当做什么没看到?

    “周先生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,不过这件事情其实也好办,他肉身还未腐坏,而且又是枉死的,让他还阳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眯着眼看了周北平一眼,豆沙色唇彩点缀的娇嫩红唇轻轻抿了抿,掠过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周北平却是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已经死掉的人,还能还阳?

    “他的身体未坏,略施手段就行了,当然了,地府是不允许这样做的,但这次,我就卖周先生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看出了周北平的疑惑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做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周北平嘴里这般说着,心中却早已闪烁着无数念头。

    白无常知道孙乾肉身未坏,那显然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甚至,就是她指使长风这样做的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,他似乎触碰到了,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个人从来没有什么兴趣窥探别人的秘密,好奇心不仅可以害死猫,也能害死人。

    在白无常的示意下,长风很快从屋子里拖出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正是孙乾的尸体。

    周北平能够感觉到,尸体上,笼罩着的一层强大能量,就是这层能量,让孙乾的肉身没有坏掉。
为您推荐